妈妈的眼睛
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作者:曹振福  来源:本站原创  发布时间:2008-10-25 11:14:56


    十一假期结束了,又该返校了,我正座在开往火车站的公共汽车上。
    突然,车窗外一个大市场的一幅画面打断了我,在路边,一对四十左右岁的夫妇在用力地拉着一头牛,而这头牛则总是回头叫着,在他们的后面是一辆向相反方向缓缓开动的三轮车,车箱上有一头白色的小牛,而这头小牛也总是回头叫着,它们在对视着不停地呼喊。我明白那是在卖牛。由此,我想起了我家卖牛的时候,因为家里是农村,牛除了做活外,卖牛是取得收入的主要来源之一。我家的是一头老黄牛,大约有十二年了,已经卖过它生的小牛有七头了。每次卖牛,小牛总是牵不走,所以每次父亲都是牵着大牛把小牛送到买主家里,可每次回来,大牛都会叫上几天,那叫声是撕心裂肺的呼喊,喊得让人震耳,叫人揪心。到了晚上家里人总是睡不好,但它仍会喊到声音嘶哑。白天,我每次走到它跟前,我都会发现它两眼下方的毛淌着长长的痕迹,湿湿的,那是牛思念的眼泪,每当我看到它那悲伤的眼神,每当我看到它那滑落的眼泪,每当我听到它那呼唤的声音,我都能够感觉到它的心痛,我无法改变牛的命运,只有时间才能慢慢地抚平伤痛,作为一个母亲谁又何尝不对离开身边的子女想念呢?想到这,我的母亲的形象闪现在了我的眼前,一幕幕生活场景的浮现让我感受到了母爱的无私与伟大。
    炎炎的夏日,别人都在树阴下乘凉,而我的母亲却在地里拨草,母亲常说,没有草庄稼才能长得好。寒冬腊月里,别人都在暧暧的炕上聊天、看电视,而我的母亲却在地里打榨子。我明白母亲心里是苦的,可她却从来不说苦。
    曾几何时,那冬日里早晨上学时的一幕不知不觉间刻在了我脑海的最深处。每当我推着自行车,准备向外走的时候,不经意间我发现后面窗玻璃里有一双眼睛在注视着我,那是我的母亲,那是在推自行车时,母亲把窗花哈化了一块,擦出一个小亮洞。就这样,母亲每天都望着我走,直到我的背影消失在墙角。于是我也每天习惯性的回头看一看母亲的眼睛。我明明知道,每天母亲都比我和父亲吃饭要晚了一会儿,因为是冬天,母亲要给牛温水,加之我吃饭又快了一些,所以在我上学的时候,母亲还没有吃完饭,即使这样,母亲也不管饭菜变凉,依然放下手中的碗筷看着我走。母亲的目光似乎在期待着什么,或许是期望着我快快长大,或许是期望着我将来能有出息,将来能在社会上出人头地,或许是期望着我能够每天平平安安的,或许是小小的期望,期望我能够早一点回家,陪她唠唠而已,而我,在母亲身边的时间却又是那么的少。
    这次离家,母亲执意要给我送到公路边,因为家里到公路边还有三公里的路程,在路上母亲还非得要我把包让她背,当母亲给我送上车的时候,母亲只哽咽着说了一句:“孩子,别惦记家里用心学吧!”那一刻我看见了母亲的双眼已被泪水模糊,我不禁流下了泪水。母亲的爱和着甘甜,和着酸涩。母亲的爱深深地渗进我的皮肤,融进我的骨髓,更深深地刻进我的灵魂。我爱母亲,想把世界上最美的东西拿给她,我感谢母亲的爱,它让我更加坚定奋斗的信念,它时刻提醒着我生活的艰辛,激励我好学上进。
    转眼,我又走出了母亲的视线,但母亲对我那注视的目光却总在我的脑海浮现,那是母亲的爱,那是幽长的思念与无尽的期待。今天,我要对在座的所有作为儿女的人说:“我们虽然可以走出母亲的视线,却永远也走不出母亲那爱的心田,让我们真心的说出:‘母亲,我永远爱你’”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2005年12月30日

Tags:

作者:曹振福
  • 好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好,就请您
      100%(2)
  • 差的评价 如果您觉得此文章差,就请您
      0%(0)

文章评论评论内容只代表网友观点,与本站立场无关!

   评论摘要(共 0 条,得分 0 分,平均 0 分) 查看完整评论