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迟雅心理热线站内公告

周宝利:与孩子们一起成长做孩子的知心人

减小字体 增大字体 浏览次数:4181  发布时间:2012-02-25 19:39:47  

  本文摘自政工网:http://www.allzg,2006年9月20日发表于《辽宁日报》,作者:蔡晓华

     为家长们作报告,讲一讲孩子教育的问题,已经是丹东教师进修学院副院长周宝利工作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。通过书信、电子邮箱、QQ等多种形式,他是很多未曾谋面的孩子们的“知心人”,他和他们共同面对着生活、学习中遇到的各种难题。十个寒暑过去了,每天与孩子们“在一起”已经成了他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。

    未谋面的“知心人”

    周宝利工作之余,大部分的时间都是和孩子们沟通和交流。

    其实,在教师进修学院,周宝利曾一直致力于学习法的研究,也取得了可喜的成果。1994年,他出版了《治学》,1997年又出版了《中学生学法指导》。为了及时解答孩子们在学习中遇到的各种难题,1997年,周宝利在丹东广播电视报开辟了“迟雅热线”,就孩子和家长们提出的学习问题,进行有针对性地回答。而“青春”两个字的加入,是周宝利自己也没想到的。

    在开办热线的过程中,他接到很多学生和家长来信,有的家长甚至到单位去找他,请他帮助解决孩子们在成长过程中遇到的一些生活、心理方面的问题。就这样,“迟雅热线”也逐渐由一个研究学习方法的栏目,演变成了一个青少年心理咨询的媒介。

    一位大学生通过书信向周宝利倾诉了自己的痛苦,她害了单相思,喜欢上了自己的老师,但是老师家庭美满生活幸福。由于心理的忧虑导致了她总是强迫性地吃东西,结果造成体形肥胖。周宝利和她通信40多封,听她的倾诉,帮助她查找解决问题的方法,大约3个月的时间,女孩逐渐走出了心灵的沼泽地,重新振作了起来。    

    他接触的孩子面临的问题各种各样,有离家出走的,有意欲自杀的,有人际交往困难的,有抑郁症、恐怖症、强迫症、焦虑症、疑病症、神经官能症等。为了更好地回答孩子们遇到的各种问题,周宝利翻阅了大量的书籍,他说孩子们每写一封信,就像放飞了一个希望,他怎么能让孩子们失望呢。“迟雅青春热线”栏目开办后,很快得到了孩子们的认可,每天周宝利都能接到大量来信。那个时候,他每天早上3点半就起来写回信。工作之余,几乎所有的时间都投入到与孩子们的书信交流中,周宝利越来越感到亟须通过更加方便快捷的方式为孩子们服务。

    德育网络的生命力

    在网上搜索“迟雅”两个字,找到的相关网页已达2万多,而“迟雅青春热线”的出现频率可以说是最高的了,它的创办者就是周宝利。

    1999年4月29日,周宝利自掏腰包1.5万多元,购置了电脑,建起了自己的网站———“迟雅青春热线”。这为更多的青少年朋友构建了一个交流的平台,他本人也在这里找到了生活的乐趣和事业的方向。

    针对青少年上网问题,周宝利有不同于现在大多数人的看法。他说上网是一种能力,就像游泳、骑自行车和炒菜一样。现在一些家长、学校、老师一味地采取“堵”的办法,不让孩子们接触网络,实际上是堵不住的。和学生们打听打听就知道了,根本没有几个孩子不上网的。就像大禹治水一样,关键是要做好疏导工作。

    在网站的诸多栏目中,“迟雅热线”是最受关注的。该栏目主要针对青少年来信中的一些具体的、带有普遍性的问题,在网上予以公开解答。其中既有学生关心的问题,也有教师关心的问题,还有家长关心的问题。像《答复遗精男孩》、《我该不该与他交往》、《差生更需自强》、《天无绝人之路》等百余篇文章所谈的问题,都是广大青少年学习、成长过程中容易遇到的,也是教师和家长共同关心的。“青春宝典”也是比较受欢迎的栏目。许多在教师、同学、家长面前难于启齿的问题,“迟雅青春热线”为他们作了正确的解答。“网络德育”栏目刊登了100个德育案例及其点评。由案例到点评,既有感性的活生生的事例,又有建立在教育学、心理学基础上的理性思考。这些文章为广大教师、家长处理德育的实际问题提供了极有价值的参考。

    “迟雅青春热线”中丰富的贴近青少年生活的内容使读者各取所需,广泛受益。齐齐哈尔的读者梁宏民在留言中说:“我是个德育工作者,很高兴相遇‘迟雅’!这是中国基础教育改革的一个新的绿洲!我愿意成为这儿的朋友。”安徽省六安市的一位网名为小鸟的学生留言:“迟雅老师:你好!我在这里非常感谢你对我问的一切问题给以很清楚的回答。同时我祝你在以后的人生道路上一帆风顺。”辽阳的一名中学生说:“迟雅老师:我看了你网上的给离家出走女孩的信,我深受触动。现在我决定放弃离家出走的决定。”

    虽然每年周宝利都要拿出5000多元的费用,但他依然乐此不疲。迟雅网站也吸引越来越多志同道合的人,2002年7月,网站成立了“迟雅工作室”,来自全国各地的德育志愿者组成一支德育工作队伍,随时为求助者提供咨询服务。“迟雅青春热线”的“迟雅论坛”也正式创建。

    正如迟雅寄语中所说:“作为教育工作者,我们深情地爱着教育事业。我们的心始终与那些为探求未知世界而困惑的心,为寻求心灵安慰而躁动的心,为渴望儿女成才而焦急的心,为希冀桃李芬芳而求索的心一起跳动着。”

    周宝利坚信自己会在这条路上一直走下去的,他是一个认准了方向就不会轻易改变的人。

    1997年至今,仅周宝利一个人回复的求助信件即已达20000多封,应邀在全国会议上多次作“怎样开展网络德育”和“青少年网瘾的预防与治疗”等学术报告,发表相关学术文章4000多篇。